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S北生活 >《思想坦克》「送中」之声敲响前,维护香港自治的终局之战

《思想坦克》「送中」之声敲响前,维护香港自治的终局之战

  • 浏览量332
  • 点赞量402
发布于:2020-06-10
《思想坦克》「送中」之声敲响前,维护香港自治的终局之战

本文作者为张秀贤,原文标题:「送中」之声敲响前,维护香港自治的终局之战,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单是整个四月,已经令不少香港人几近窒息。

两件大事。

「雨伞运动」九人遭判刑,「佔中三子」当中的戴耀廷教授、陈健民教授遭判十六个月监禁,而专业议政的社会福利界立法会议员邵家臻、社会民主连线副主席黄浩铭被判八个月监禁;至于「佔中三子」朱耀明牧师、时任学联常务秘书锺耀华、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李永达同获缓刑,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陈淑庄因为发现脑瘤需要紧急进行手术,因此押后到六月十日再作判刑。至于在下则被罚二百小时无偿社会服务令,需要一年内完成。

《思想坦克》「送中」之声敲响前,维护香港自治的终局之战

被称作「送中条例」的《逃犯条例》修订已进入法案委员会审议阶段,在四月二十八日的游行,高达十三万人参与,成为雨伞运动和林郑上台后最多人参与的游行。五月初,立法会更爆发法案委员会的争议,两次会议无法选出主席后,亲中派强行在内务委员会通过所谓的「指引」,指定另一名排名较后的亲中派资深议员石礼谦主持法案委员会的主席选举。而立法会秘书处更一反过去的惯例以「通传」方式决定採纳「指引」,改变主持会议的议员人选和会议时间。民主派为了抗衡相关决定,按照原定计划举行法案委员会会议,使得立法会有史以来首次出现「闹双胞」的场面,引发不少程序争议。

《思想坦克》「送中」之声敲响前,维护香港自治的终局之战

在所谓的「一国两制」之下,北京基本上已经渗透各个层面,香港的「高度自治」已经濒临崩溃,《逃犯条例》修订与《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就成为压垮「一国两制」最关键的两步曲。

政府借一名香港人在台湾杀害另一名香港人,却无法将疑犯移交台湾为由,强行推动修法。并简化香港移交疑犯到其他未有引渡协议的司法管辖区之引渡程序,将立法会的监督权抽走,改为只由特首一人决定是否启动整个程序。严重削弱立法会权力,亦将政治风险严重扩大,危害香港人和外国到港人士的人身安全。今次草率修法,在民主派和亲中派中均引起强烈的政治反弹。

民主派认为今次修法进一步侵蚀「一国两制」,模糊香港与中国的边界,亦令不少香港人陷于遭中国引渡的风险当中,故此他们反应强烈,用尽一切方法挡住修法;而来自商界的亲中派,则质疑政府这样做将使商界寝食难安,他们尤其担心过去在中国「送礼物」或「被迫」行贿会被秋后算帐。部分亲中派提出「港人港审」方案,就是为香港人在外案件量身打造,让他们毋须被引渡到外地受审。可是,政府态度一直强硬,对一切替代方案都不予理会,继续强推政府版本的修法建议,若非背后有重大政治考量,实在难以解释香港政府立场如此强硬。

早前跟朋友喝咖啡时,听到一个非常有趣的观点,他指出司法管辖问题与「国家安全」都是香港在北京心中的两根刺,亦是阻碍香港与中国融合的两座大山。只有解决这两座大山,北京才认为粤港澳大湾区才有充分条件顺利推展。虽然不知道这个观点孰真孰假,但连日来亲中派、香港中联办人员的反应,已经看到北京对此事一直多予支持,至少在舆论上也站在香港政府一方。

各国各地政府,包括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欧盟、台湾陆委会也已经就有关修法表达关注,警告有关修法将会影响市民的人身安全,商会、专业团体也担心修法将会严重影响香港的营商环境和言论自由空间。以上的忧虑所言非虚,皆因过去中共就曾以大量商业罪行起诉异见者、「禁书」出版人,再加上中共所谓的法治并不公正透明,无法让香港和其他地区建立信任、信心。

民主派在这次法案审议过程中,跟亲中派进行历来最大规模的议会攻防,最初让法案委员会主席选举无法进行;后来亲中派议员仗恃多数在内务委员会粗暴发出「指引」,更换法案委员会主席选举的主持人选,秘书处更一反常规在有委员反对下,强行将「指引」变成「指令」,使法案委员会闹双胞。在五月十一日的「法案委员会」会议上,民主派佔领会议室和主席台,并用尽一切办法阻挠亲中派违反程序展开的会议,爆发议场上的多次冲突,民主派惨烈地小胜一仗。这次修法一旦通过,将会大开香港中门,对香港人和其他入境者、过境者的人身安全构成严重而长远的威胁,在四月底多达十三万人参与游行便是反映市民的恐惧和担心。

要反对修法,除了香港人本身的反对力量、议会内的议员透过议会攻防守住议会阵地外,今次至为关键的,就是外国政府如何回应港府的修法行为。正值中美贸易战,美国对中政策变得保守,而香港修法就只会使美国对香港更为苛刻,甚至影响住《香港─美国政策法》的落实和条文内容。外国的表态和实际行动,将会对香港的修法进程有重大的影响。因此香港的政治人物出访外国进行游说工作,正是希望可以透过提升外国对香港问题的关注,从而向香港政府施压。

当然,结果最后如何,现阶段实在难以下定论,不过最少大家都从这次修法的各项反抗可以看到,

    相关推荐